交响情人梦

日本NHK交响乐团9月初来华演出,我和同事有幸负责交响乐团的接待和翻译工作。虽然也有过很多次大型活动的经验,但在中日关系紧张时期,有许多不可预料的因素发生,还是很忐忑,希望乐团能安全、顺利的演出。

交响乐团一行人是结束北京站和天津站后,最后一站来到上海的。我主要陪同著名指挥家”尾高忠明”,本以为艺术家都是怪咖,可跟尾高夫妇聊天后,发现他们跟传统的日本人不一样,很欧化,很随意。尾高先生是第一次来上海,北京第二次,但距离上次来中国有14年之久。多亏中日邦交40周年活动来到中国,看到北京变得这么漂亮(虽然空气污染很严重),来国家大剧院听交响乐的人这么多,跟过去有好大的不同。

乐团100多人大约晚9点到达喜来登酒店后,有人迫不及待的想到外滩坐游轮看夜景,有人想去吃上海好吃的,因为整个行程只有这一晚是自由的。有个团员拿出手机问我“海底捞”、“圆苑”、“葡京”、“保罗酒楼”怎么去。哎哟,这功课做的,都是本地人喜闻乐见的餐厅嘛,这哪里像我们印象中的穿着燕尾服特高雅的艺术家,人家也跟旅行团员一样,都是爱吃爱玩儿的普通人。

第二天演出当天,从早开始,团员们跟前一晚不同,完全进入状态一样,在东方艺术中心各个角落里,各自忘我的练习。包括首席钢琴、首席小提琴、圆号,这些人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,曲目一定弹奏过上百次,可还是一丝不苟的练习。一下子我们仿佛沉浸在热血沸腾的古典音乐世界里。

演出开始,第一首曲目是武满彻的经典作品《风多么缓慢》。 整个乐团弓弦整齐划一,很能体现日本人细致和集体主义的性格。指挥挥着那根闪闪发光的指挥棒,在一片闪烁着华彩星光的夜幕里带着荧色的叠影上下翻叠,柔美绮幻的奏出铿锵有力的乐章。最后柴可夫斯基的第五交响曲,指挥铿锵有力的手法,将东方人演绎的柴五演绎的如此完美,我在后台感动得要命。

演出很成功,团员们跟我说上海的观众专业水平很高,没有不合时宜地鼓掌,最后的返场感觉出来他们很感动。在细雨中送走了乐团,这是我与古典演出第一次亲密接触。很俗的想说一句,音乐无国界,美好的音乐让各国人都能感到共鸣。有时间自己掏个几百块钱,去听一场国外顶级乐团的音乐会,偶尔享受一下也并不为过。

Related post



实邑文化微信公众号